战争电影

张作霖当年为了从土匪转变为官兵,谋划了一个圈套,不服不行

2021-11-27
文/傅华轩

张作霖张大帅,字雨亭,1875年3月19日(清光绪元年二月十二日),生于辽宁鞍山海城。他自幼家境贫寒,到12岁时还没上学,13岁的时候,一个叫杨景镇的私塾先生免费教了他三个月,那时的乡下私塾,为了照顾农活,分为冬仨月,春仨月,他可能就是读的这个,这就是他一生的文化基础。后来张作霖发迹了,深悔自己当年读书太少,也是为了感谢杨先生,特意把杨先生接到沈阳,并在自己府中成立私塾馆,让杨先生教张学良弟兄。

张作霖的父亲张有财是个赌徒,因在******中赢钱后,输者无力还债,他半真半假地要逼人家用老婆来抵债,使人家恼羞成怒,最后被人家约到无人之处打死了。

从此,张作霖一家更加无依无靠。张作霖当过木匠,卖过包子,当过货郎。当货郎期间,他认识了一个富户的闺女,后来他娶此女为妻。

不过,张作霖大概身上有浓重的父亲基因,手里有几个钱之后,每次路过******,心里都耐不住痒痒,总觉得这样一分一分地攒钱太慢、太辛苦,想赌一把捞个大的。

有一次,张作霖不仅把卖货的钱输了,连货郎担子都输了。

回到家后,卧病在床的母亲一见儿子这么不争气,唉声叹气,流下泪来。本来家里就穷,为了进货,向邻居借的钱还没还上,现在却输个精光。不仅买药看病的钱没有,就连饭都吃不上了。张家的生活越来越困窘。为了把几个孩子拉扯大,张作霖的母亲无奈改嫁到一个兽医家中,张作霖跟着继父学了兽医、相马的本事,并通过自己的本事,结识了黑白两道的人,不管是官场的骑兵,还是黑道的土匪,张作霖和他们都有往来,于是阅历越来越丰富,胆子也越来越大。

家境贫寒的人,大多是命运多舛。张作霖闯荡江湖,数次差点成为异乡孤魂。一次,张作霖给财主放马时,马被土匪盗走,财主却认为是张作霖与外人勾结,将其一顿毒打,张作霖连病带气,卧床不起,被人扔到沟里,让捡粪老头给救了回来。又一次,与财主于六合开兽医桩子,被财主的小老婆相中,约其私奔,张作霖感觉于六待其不薄,没有答应,结果被反咬一口,财主的小老婆设计诬陷,称其调戏,被人一顿暴打,冬天被扒掉棉衣,绑在外面准备活活冻死,又被过路人救出。还有一次在******上与人斗殴,差点被砍掉手脚……。张作霖算是数次大难不死,可称得上是从刀尖上滚出来的人。

就在张作霖走投无路时,他找到了他在当兽医时结识的毅军营长赵得胜,毅军,清军军队之一,宋庆所部。1862年(同治元年),安徽巡抚唐训方裁临淮军,以三营归记名总兵宋庆所统。因宋庆勇号毅勇巴图鲁,故称毅军。

开始当兵后,时间不长,中日甲午战争,宋庆手下的毅军防守辽东,张作霖当了伙夫,也经常给军队的马匹治病,又被提拔为哨长,从此小有名气。甲午战败,单骑逃回家。倒插门娶妻之后,重新干起了兽医的行业,自然又认识了不少黑白两道的朋友。

张作霖恶习难改,有点钱就会出入******,有一次在******中与人打架,被人诬为勾结绿林胡子,押入大牢。在岳父用钱四处活动将其买出来后,他再也无法在家乡立足,牙关一咬,彻底离开家,经自己早年认识的辽西巨匪冯麟阁介绍,真的投入了胡子(土匪)的队伍。从此,他渐渐地当上了小头目,并开始自己拉出帮来。

然而,张作霖注定是不安分的,他不想在土匪窝中终其一生,他有着自己的理想。眼见了东北民生凋敝,十室九空,打劫也没什么油水,他想换身衣服,希望能得到朝廷招安。跟手下汤玉麟等弟兄商量,大家也都想过稳定的生活,娶妻生子,不愿以"贼"之名终老一生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投靠朝廷。

主意拿定之后,机会很快就来了。

不过,机会这东西,无时不有,无处不在,关键是要善于发现和利用。同样一件事,对某些人来说,只是个普通事件,甚至是个笑话;但对于有心计的人来说,那就是不可多得的大好机会。

张作霖是善于发现和利用机会的人,他很快就发现了机会并想好了自己的妙计。据手下人探报,近一两天,盛京将军增祺的三姨太的车马轿子要路过自己的地盘,于是,张作霖精心编导了一出精彩的戏,情节设计很简单,但是寓意却很深,不次于张艺谋的片子。

张作霖事先告诉弟兄们:此次我们要把增祺眷属的车马连人带物全劫下来,但是,绝不能动这些人一根汗毛。

就在三姨太车马进入张作霖设下的包围圈时,张作霖率领弟兄们冲了出来,一拥而上,劫下了这一队车马。

娇生惯养的三姨太吓得"咯喽"一声,背过气去。自己财色双全,却落入土匪窝里,轻则受辱,重则丢命,此番定是凶多吉少了。

张作霖要干什么?绑票、勒索?不,有着明确奋斗目标的张作霖,已经不干纯打劫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活了,他要演一出戏给三姨太看。

等三姨太醒来后,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屋内。她听见外屋有人说话谈论,自己便悄悄地听。

她哪知道,外面这番谈话是张作霖导演出来的,就等着她醒来后开演呢。

她听得外面有人问道:大当家的,咱们今天做的这桩"买卖"可能太大了,这位像是官家太太,这不摊上事儿了吗?一旦官府较起劲来,弟兄们扛不住啊,这个窝迟早被端了;我早说过,这是个灭门九族的营生,咱们能趁早收手算了。

只听一个声音(张作霖)说道:兄弟们说得有理,吃黑饭风险太大,天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没几个有善终的;我也想金盆洗手,可咱们不干这个,还能干点什么呢?

刚才问话的人说:不如被朝廷招安了吧,听说盛京将军增祺收抚了不少绿林人马,如果我们也能被招安就好了,这样兄弟们也能安定下来,也能有个固定的家。

大当家的叹了口气:我倒是想啊,但是盛京将军门槛儿太高,我们身份太低,中间隔得太远,咱们根本没有可能与将军搭上关系,即便是跟人家套近乎,不一定搭理咱们啊。

三姨太这会儿正担心在土匪手里会不会受辱呢,一听这些话,感觉自己活命的机会来了,立刻来了精神。从屋里搭上了话:各位好汉,只要你们真的有心向善,要见盛京将军增祺又有何难。说着话,三姨太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
张作霖故作吃惊地问:你是何人?与增祺将军是什么关系?

三姨太此时已不像刚开始那么害怕了,顺手拉了把椅子坐下,神情镇定地说道:我就是增大人的家眷,不信你问我的随从便知道了。

张作霖慌忙倒头便拜:在下张作霖有眼无珠,无意中冒犯了增大人的宝眷,真是罪该万死。在张作霖的带领下,哗啦啦屋子里跪倒了一大片。

张作霖起身连忙吩咐弟兄们,把刚才带来的贵客都请过来,备酒压惊。

这些惊魂未定的人,男的正担心性命安全,女的正担心遭受蹂躏,在土匪窝里居然还能受到如此礼遇,劫后余生,不禁惊喜万分。

席间,张作霖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身世,说明自己加入绿林只想混口饭吃养家糊口,绝非贪财害命之徒,并表示如有机会,愿意为大清朝效力。

张作霖尽最大的努力,百般招待、千般恭维、万般好话之后,把增祺的三姨太伺候得舒舒服服,张作霖又派专人护送,将他们送到最安全的地方之后,才挥手告别。张作霖的江湖义气让三姨太非常感动,三姨太说让大家放心,她一定会说动增祺前来招安。

有道是,枕边风是最厉害的风,增祺本来就对这个三姨太是言听计从,又听说有这等奇事,自己境内正愁匪患不净呢,决定招安。

张作霖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,除了带上自己的200个弟兄,又临时网罗了其他股约100人加入,一共300多人,增祺将其编为游击马队一营、步队一哨。

从此,张作霖摇身一变,当上了清军地方保境安民的保安队的营官。

张作霖由此,一步步发展起来。

张作霖协助增祺剿灭杜立三等土匪势力,后又消除蒙患,再后来担任奉天督军、东三省巡阅使等,号称"东北王",成为北洋军奉系首领。成立东三省陆军整理处。与孙中山、段祺瑞及卢永祥结成同盟。第二次直奉战争胜利后,张作霖打进北京,任陆海军大元帅,代表中华民国行使统治权,成为国家最高统治者。在位期间曾多次抵制日本人的拉拢,拒绝签订卖国条约。1928年因前线战事不利,张作霖被迫返回东北。

1928年6月4日,张作霖乘火车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的炸药炸成重伤,史称皇姑屯事件,当日送回沈阳官邸后即逝世。

张作霖作为统镇要地的首领,其政治、军事才能都是值得肯定的。被誉为"乱世枭雄"。日本将张作霖视成眼中钉,却也不得不叹服张是个"压不倒的小个子"。


相关文章

热门排行


友情链接: